省級非遺東藝宮燈代表性傳承人李仰東
守護那盞宮燈,我赤誠如初

 來源:江門日報  發表時間:2020-10-16 10:39
東藝宮燈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李仰東和他製作的宮燈。
李仰東正在懸掛調整燈穗。
李仰東在為宮燈雕刻紅木配件。
熠熠生輝的東藝宮燈。
掃掃二維碼 看新聞視頻

  十多年過去,李仰東一點兒也沒變,仍是那個奔走在傳承宮燈文化一線的“痴漢”。

    秋雨連綿的午後,記者再次見到這位省級非遺東藝宮燈代表性傳承人時,他的臉上依然掛着笑容,架着一副眼鏡,一如既往地穿着那身定製的橙色上衣——“東藝宮燈”的字樣和圖案印在左胸,十分醒目。不久前,他還穿梭在杭州“薪傳獎”傳統工藝大展和廣東旅博會,轉眼又趕回江門,為在中秋佳節展示宮燈“連軸轉”。

    2007年,李仰東“臨危受命”,放棄了在美國學習的機會,回到故鄉江門,“折騰”起了經濟效益並不可觀的宮燈生產。“傳承中國文化、僑鄉文化,這是我的夢!”如今,儘管年過五旬,他工作起來依然像個年輕人,充滿激情,不知疲倦,赤誠如初。

    結緣

    接過宮燈文化傳承“接力棒”

    在堤東路一家約100平方米的店鋪裏,懸掛着一盞盞玲瓏剔透、做工精美、端莊典雅的東藝宮燈,古樸氣息撲面而來。“小時候在中秋節等傳統節日中,很多地方都會掛上宮燈,很有氛圍。”説到摯愛的宮燈,李仰東不禁露出笑臉,向記者細數他將參加的中秋活動,“希望把宮燈帶到更多場合讓人知曉。”

    “真正的宮燈在我們江門。”李仰東介紹,南宋末年,宮廷裏的藝人、御師紛紛逃難流落至江門,李姓宮燈御師的後代們操起祖業製造宮燈。清光緒年間,新會七堡人李希焱開始販賣葵扇、宮燈等手工藝品,並於19世紀末在江門長堤開設宮燈瓷業行。

    上世紀40年代末,李希焱的兒子李發繼承祖業,將生意漸漸移至香港,宮燈生產達到了鼎盛。上世紀80年代初,又將東藝宮燈從香港遷回故里江門。面對日漸式微的宮燈市場,2005年,年近九旬的李發愈發感到力不從心,希望找個“愛國、愛鄉且對藝術有追求”的接班人,把宮燈製作技藝傳承下去。最終,同鄉同族的李仰東成了他的不二人選。

    “如果不是他找到我,我可能還在紐約時代廣場畫畫。”李仰東原是新會七堡人,後來遷居到蓬江水南,自幼酷愛美術。1999年,李仰東在紐約遊學。那段時光,他經常在時代廣場幫遊客畫素描、彩虹畫,“生活非常愜意、自由”。

    李發找到他時,激起了他心中的漣漪:“老人家把畢生精力都放在這個傳統工藝上,令我十分感動。”然而,朋友給他潑了冷水:宮燈,在文化傳承方面有一定意義,但經濟價值不大。即便如此,李仰東依然答應了李發。2007年,他毅然返鄉繼承東藝宮燈製作技藝。“如果我不做,宮燈的生產可能出現斷層。”他説。

    除了責任心,家人的支持更是他堅守這一行業的動力。2009年,李仰東的經營遇到困難,曾因沒錢給工人發工資,家人合力幫忙才解了他的燃眉之急。“我對家人很慚愧,他們不指望我賺錢,而是希望把宮燈文化傳播好。”李仰東説。

    皇天不負有心人,2009年,東藝宮燈被評為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11年,更被評為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李仰東也被評為省級代表性傳承人。

    創新

    把僑鄉元素融入宮燈設計中

    “一盞宮燈包含多種中國元素:國畫、雕刻、中國結……其中‘龍’是最重要的元素。”李仰東説,他經常帶着宮燈,活躍在各種場合中,孜孜不倦地向大家介紹。經過長期的演變和市場需求的變化,東藝宮燈展現出更強的多變性,但唯一不變的,就是每盞宮燈必有“龍”。

    東藝宮燈廠坐落在蓬江區杜阮鎮,李仰東與工廠的老員工們一起,經過一道道工序,一盞盞東藝宮燈從他們的妙手中“誕生”。

    “宮燈製作工藝複雜,包括備料、開料、出槽、挑花、拼件、配活插件,在絹、玻璃上作畫、上色,並固定、安裝、結穗、掛飾、裝燈。”李仰東向記者緩緩道來,“其中雕刻法,是以鐵絲鋸穿,再用刀刻,然後用鐵絲磨其空隙,並經過多次打磨修整。木材製造燈架及龍頭掛件、配件,絲穗用以編織最具中國傳統風格的中國結、流蘇等多變的掛飾。”

    在他看來,東藝宮燈之所以歷經浮沉還能傳承至今,除了歷代前輩的堅守,還在於不斷創新。“時代在變,東藝宮燈的製作也在變,以前基本選用木材。上世紀50年代後,隨着科技的發展,塑料開始普及,而木材制的宮燈在保持和運輸中也存在不便,塑料在宮燈中使用,深受華僑華人歡迎。”他説。

    拿起一個宮燈骨架,李仰東介紹,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傳統六角宮燈,它的造型端莊、肅穆、穩重,與古建築藝術相得益彰,十分協調。“宮燈雖小,但其風格獨特,體現和映襯了中國古代文明及燈具造型和建築藝術之美。”李仰東説。

    “幾十年以後,我們又重新用木頭做燈,不同的是,只用上好的紅木來做。我們不斷提升紅木雕刻技術,力求把雕刻做得更加生動,並在宮燈配飾上下功夫,如中國結配上玉石,來增加宮燈的收藏價值和觀賞價值。”李仰東表示。

    在店裏展示的宮燈,不少圖案上有着僑鄉風土民情的景和物,如江門墟頂街、江門一中紅樓、開平碉樓、甜水蘿蔔、杜阮涼瓜、新會柑……既精美又接地氣。李仰東眼神堅定地説:“把僑鄉元素融入宮燈設計中,會引起更多的共鳴,也能更好地推廣僑鄉文化。”

    傳承

    用文創為宮燈注入活力

    店鋪門前的江門河,緩緩流淌,不捨晝夜,就如十多年來一直像“永動機”般為東藝宮燈傳承不懈前行的李仰東。

    近年來,利用文字、圖片、錄音、錄像等多種手段,李仰東對東藝宮燈的歷史傳承、規格品種、工藝流程等進行記錄,建立了系統檔案。同時,他還融入僑鄉元素,不斷對宮燈的材料、圖案進行改良,希望能讓東藝宮燈走進更多場合。

    央視戲曲春晚江門分會場、文博會、非遺展示活動……在他的帶領下,東藝宮燈常常活躍於各種場合,不再是“養在深閨人未識”,而是“飛入尋常百姓家”。在2019年深圳文博會上,江門東藝宮燈公司送展的緬花紅木宮燈作為廣東省五項優秀展品之一,還被省委宣傳部、省文旅廳選入1號館廣東展廳。

    目前,李仰東正忙碌於江門東藝宮燈博物館的設計和完善。展館就位於店鋪的三樓,在暖黃的燈光下,富有年代感的建築中,這裏不乏歷史厚重感。“在這裏,既可以通過文字瞭解宮燈文化,又可以看到具有宮燈元素的珍貴實物,更可以體驗宮燈的製作技藝。”他一邊帶領記者參觀,一邊興奮地介紹,“等壁畫掛上牆,就完美了。”

    在培養傳承人方面,李仰東也可謂不遺餘力。近日,他的徒弟戴炳良成功入選蓬江區東藝宮燈代表性傳承人名單。此外,他還積極推動東藝宮燈走進年輕人羣體,經常參加“非遺進校園”及少年非遺體驗活動,並計劃與江門一中等學校合作,現場講述東藝宮燈製作技藝,與學生一起動手製作宮燈。

    “作為傳承人,我的責任就是做好產品,弘揚好宮燈文化。”李仰東語氣堅定地説,“發展文創產品是江門東藝宮燈的發展方向。”接下來,他計劃打造東藝宮燈旅遊產品、文創產品,與五邑大學、江門職院建立合作關係,往“小型化”發展,提升產品的附加值。

    回首往事,李仰東坦言“苦樂參半”。之所以如此“拼”,他説:“我要給李發等前輩一個交代,給家人一個交代,還為了兑現自己當初立下的誓言:生產出全國乃至全世界最好的宮燈,讓更多人知道宮燈文化、僑鄉文化。”

    策劃/葉桃

    統籌/王平強 王建華

    文/黎禹君

    圖/林立竣 黎禹君

    視頻/林立竣

(責任編輯:李萬兵 )

蓬江區文化館:讓文化藝術觸 ...

    一直以來,市區的江華路和水南路一帶是人們覓食購物的好去處,而蓬江區文化館就藏身在這片喧鬧的老區中,讓市民熱鬧之餘,也有一個安靜的場所休閒放鬆。